戈尔巴乔夫的策划者苏联真正的“掘墓人”在哪里?

当苏联解体时,许多人指责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正是他的“新思维”混淆了人们的思想。 事实上,我们应该记住戈尔巴乔夫背后的主谋是贾科夫勒夫。他是真正的“苏联改革的设计师”。戈尔巴乔夫在雅克夫勒夫的指导下,一步步将苏联推向解体的“深渊”。 那么杰克夫勒夫是什么样的人呢?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学习是成为一名官员的唯一途径。 然而,杰克夫勒夫(Jakovleff)由于赶上了战争年代,参与了战争,在战场上表现出色,成为了苏联官员。 1923年12月,雅科夫列出了一个出生在苏联雅罗斯拉夫州的贫困家庭。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学习不好,很难进入官场。 但是当贾科夫勒夫18岁时,他赶上了苏德战争。他进入苏联军队,参加了苏联历史上伟大的卫国战争。 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只有两个命运,一个是死亡,另一个是升职。 幸运的是,贾科夫勒夫没有死于伟大的卫国战争,但他爱上了重伤,并使他的腿永久残废。 苏联对那些参加伟大卫国战争的人非常友好。由于腿部残疾,Jakovleff不再能在军队工作,所以他被分配到当地工作。 贾科夫勒夫先在雅罗斯拉夫师范大学学习,然后在苏格社会科学院学习。 这种学习方式是苏联选拔和培养高级官员的唯一途径。 1953年,只有30岁的贾科夫勒夫(Jakovleff)加入苏格宣传部担任指导员,成为一名年轻的苏联干部。 在苏共中央宣传部,贾科夫夫曾担任指导员、主任和第一副部长。 贾科夫勒夫因参与战争而被苏联列为高级官员的培训对象。如果不出所料,贾科夫勒夫的人生轨迹将是一片鲜花和掌声。 然而,在此期间,贾科夫勒夫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变化。 学习时,杰克夫勒夫从优秀变成了优秀。雅罗斯拉夫师范大学毕业后,他进入苏格宣传部,然后在苏格社会科学院工作。 这时,贾科夫勒夫已经被作为重点训练对象,苏联当局把他送到哥伦比亚大学进一步学习。 也是他在美国的学习改变了他的人生观。 美国抓住机会向苏联干部灌输美国价值观。 从当时苏联的现状来看,苏联与美国在各方面都有些不同。在研究期间,贾科夫勒夫被西方渗透,并怀疑苏联的制度。 这种意识形态的变化在当时的苏联社会是不可能表现出来的。 Jakovleff的另一个重大变化令人惊讶。在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美国情报机构大量招募了一批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的苏联学生,包括贾科夫勒夫和卡鲁金。 前苏联克格勃主席克里琴科(Kryuchkov)在1992年的回忆录中指出:“雅科夫勒夫和卡鲁金在20世纪50年代与中情局特工一起出国留学的照片仍保存在克格勃档案中,但克格勃当时并未发现中情局是否招募了他们,或者是否仅限于一般接触。” 可以看出,就连克格勃也没有发现贾科夫勒夫此时的变化。 1973年,贾科夫勒夫成为苏联集团委员会成员,并被任命为代理宣传部长。可以说,他掌管着苏联的意识形态,身居高位。 苏联领导层没有注意到贾科夫勒夫意识形态的变化,因此它将人民的管理意识形态“西化”,这表明苏联干部的工作已经削弱了多少。 然而,贾科夫勒夫处于宣传部长的位置,急于揭露他的思想变化。 他曾在文学报纸上发表一篇文章,批评沙文主义、地方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这篇文章来自一位负责意识形态的领导人。当时,他震惊了苏联领导层,解雇了贾科夫勒夫。 因为尽管这篇文章很激进,但并没有表现出反苏情绪。 因此,鉴于贾科夫勒夫的良好外语水平,他被派往加拿大担任大使。 这种将好工作“分散”到西方国家的做法是雅科夫列夫非常希望看到的。 贾科夫勒夫担任驻加拿大大使10年,在此期间,他的思想经历了又一次重大变化。这一变化是不可逆转的,并为后来“埋葬”苏联奠定了基础。 布雷·贾科夫勒夫当加拿大大使时是如何变化的?变化太大了,难以想象。 雅科夫中了彩票后去了加拿大,他与当时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特鲁多是现任加拿大总理小特鲁多的父亲。 应该注意特鲁多的身份。他不仅是加拿大总理,而且是一位非常特别的总理。他是共济会的著名成员。 共济会是什么样的组织?我想每个人都很清楚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杰克夫勒夫在哥伦比亚学习时,中央情报局大量招募的苏联学生所用的钱是由共济会提供的。 我们可以看到雅克夫勒夫和共济会之间的密切关系 贾科夫勒夫作为大使来到加拿大时,是在勃列日涅夫执政期间。虽然勃列日涅夫是一所老学校,但苏联并不是铁板一块。一群改革思想家聚集在苏联最高领导人周围,包括布尔拉特斯基、沙克那扎罗夫、格拉西莫夫、阿尔巴托夫、鲍文和其他人。 这些人穿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衣服,但他们倡导亲美思想。 难怪苏联解体后,美国副国务卿塔尔博特曾说过:“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阿尔巴托夫一直是美国在苏联最好的朋友。” “这些想法也控制了贾科夫勒夫,所以他敢于发表这篇文章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美国加快了在苏联培训利益代理人的计划。该计划的名称是“关于中央情报局在苏联公民中招募利益代理人的计划”。苏联克格勃获得该计划后,将其提交给苏联最高官员,但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共济会是美国训练利益代理人的秘密组织。当克格勃把这些组织交给戈尔巴乔夫时,戈尔巴乔夫不相信他们,替贾科夫勒夫掩护。 前克格勃主席克里琴科(Kryuchkov)在苏联解体后悲伤地说:“1990年,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过情报和反间谍机构从几个可靠来源收到了关于贾科夫勒夫的极其令人担忧的信息。 根据西方特勤局的评估,贾科夫勒夫(Jakovleff)持有支持西方的立场,可靠地抵抗苏联的“保守”势力,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对他寄予坚定的希望。 然而,西方似乎认为贾科夫勒夫应该表现出更大的决心和积极的表现。 一名美国代表被委托与贾科夫勒夫进行相关对话,并坦率地告诉他,他希望从他那里得到更多。 但是在收到这个信息后,戈尔巴乔夫拒绝采取任何措施 “那么戈尔巴乔夫和贾科夫勒夫是什么关系?这两个人已经认识很久了。1983年戈尔巴乔夫访问加拿大时,贾科夫勒夫在戈尔巴乔夫访问加拿大期间,利用他与佛罗多的私人关系为戈尔巴乔夫在加拿大做了许多事情,受到戈尔巴乔夫的赞赏。 因此,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他曾是苏联宣传部长。他立即被戈尔巴乔夫重用,再次担任苏联宣传部长,并成为意识形态的领袖 这个“隐患”埋得太深了。 不带感情的掘墓杰克夫夫在加拿大呆了10年。许多苏联人已经忘记了他。戈尔巴乔夫突然重用了他,这一定令人惊讶。 但是贾科夫勒夫很快就表现出了“西化”的态度。 最初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倾向于向往西方。当时,戈尔巴乔夫由于国内的保守势力而不敢公开这样做,有时他的话含糊不清。 但是贾科夫勒夫扮演戈尔巴乔夫的“代言人” 戈尔巴乔夫想说他不敢说的话。雅克夫勒夫站在他的讲台上。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书评》的一名记者曾经采访过戈尔巴乔夫,问他与贾科夫勒夫是什么关系。戈尔巴乔夫说这两者是“合作关系” 《莫斯科新闻》描述了两者之间的关系:“雅克夫勒夫在理论上提出了一些想法,然后这些想法将成为戈尔巴乔夫演讲中的日常口号。” 这句话很容易描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当苏联解体时,贾科夫勒夫使用了极端激进的手段。他希望苏联能很快变成美国,并且他对前苏联领导人非常敌视。 1985年,当贾科夫勒夫成为宣传部长时,他建议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推行“一系列全面的政治改革建议,包括民主化、开放化、多党制和总统制”。 戈尔巴乔夫采纳了所有这些建议。 然而,正是这些提议彻底搞乱了苏联,使其解体不可逆转。 我不得不承认贾科夫勒夫是一个“理论家”。毕竟,他是苏联专门培养的干部,曾担任宣传部长。当然,他知道这个职位的重要性。 因此,为了彻底瓦解和西化苏联,贾科夫勒夫(Jakovleff)四处“攻击”,进行报道,不断向人们灌输自己的思想。 他发表的文章充满了“民主化”和“开放性”,甚至用自由主义者取代了苏联的国家媒体,而自由主义者确实扮演了“掘墓人”的角色 在雅克夫勒夫的设计下,苏联人民的思想完全混乱,苏联逐渐走向解体的深渊。 作为苏格的意识形态部长,1991年8月15日,就在戈尔巴乔夫就任总统的前三天,贾科夫勒夫宣布退出该党。 在接受真理报采访时,一位曾与贾科夫勒夫共事的高级官员谈到他时说:“贾科夫勒夫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他做的任何事都是不可预测的。他是正统的苏格,党内自由主义者,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后来是反苏分子的支持者。他曾经是苏联制度的宣传者,但最终他成了苏联的掘墓人。 “后来,人们不明白,作为一个参加了伟大卫国战争并受到祖国严格训练的人,他为什么对自己的祖国如此残忍。苏联解体后,像贾科夫勒夫这样极端反苏的人没有被排除在外,仍然活跃在政治舞台上。 他曾担任戈尔巴乔夫基金会副主席。 1992年底,叶利钦任命他为苏联受害者康复委员会主席。 贾科夫勒夫擅长“煽动”,后来成为俄罗斯公共电视台董事会主席。 雅克夫勒夫写得很好。退休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写了25本关于他的经历和想法的书。然而,这些书的主线是“反斯科特” 至于贾科夫勒夫,俄罗斯人对他有不同的看法。倾向于西方国家的政治家们对他赞不绝口。戈尔巴乔夫在贾科夫勒夫死后曾说过,这是自由和民主的丧失。 俄罗斯著名西方经济专家丘拜斯认为,“一个时代已经结束” 然而,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并不看好贾科夫勒夫,认为他是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没有他,戈尔巴乔夫没有那么多想法。 嘲笑杰克夫勒夫被美国收购的事实!对俄罗斯人来说,2005年10月18日是“喜忧参半”的一天。这是充满仇恨和欢乐的一天。一位81岁的老人去世了。一些俄罗斯人欢呼,一些人后悔。 因为死去的老人是戈尔巴乔夫旁边的“改革设计师”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雅科夫列夫,一个真正的苏联“掘墓人”!欢迎所有读者批评和纠正我。这幅画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发表评论